资讯 生活 健康 体育 旅游 财经 科技

河南省黄河湿地上的“天鹅爸爸”

2020-03-25 09:21:27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分享: 微信 微博

3月13日傍晚时分,河南省三门峡黄河湿地春寒料峭,喧闹了一天的各种鸟儿渐趋平静。但位于黄河岸边的天鹅湖却异常繁忙,最后一批约300只左右的白天鹅正依次分批迁徙北飞。

三门峡野生动物救助站站长高如意(右)在救助站观察救助受伤的白天鹅。 本报记者朱祥摄

看着一批又一批白天鹅在宽阔的水面上跑步、滑翔、起飞、扶摇直冲云天开始漫漫征途,高如意怅然若失。多年来,作为动物救助保护专家和动物救助站站长,尽管已习惯于白天鹅这种年复一年的季节性迁徙,但每一次的南飞回归、北飞迁徙都要引起高如意感情上的阵阵波动。

“从2月11日第一批迁徙开始,算来各批次现在应该先后到了巴彦淖尔、包头、鄂尔多斯、榆林、延安、河津等地。在当地寻找食物补充体力,然后飞越连绵起伏的阴山,到蒙古国中部或西部繁殖地。”高如意若有所思,掐指算着白天鹅的迁徙行程。

“它们在迁徙途中要飞越高山、河谷、沙漠、戈壁等恶劣的地理环境,有时还会面临被捕猎的风险……”抑或是失落和牵挂,话语间,高如意五味杂陈。他和这些白色精灵每年都有5个月左右的相处时间,其中沉淀了太多的情感和收获。

初心笃定:那些伤心和暖心的故事

1983年夏天,学兽医专业的高如意从大学毕业后,先后到河南省陕县兽医院、三门峡市人民公园动物园,从事野生动物饲养管理和野生动物救护治疗。那个时候,与其他专业相比,学兽医专业的人还缺乏自信,工作也不算光鲜。但既然选择了这门专业,高如意也就顺其自然,上班干工作,拿工资吃饭。

但两次救助白天鹅的故事使高如意受到了教育和警醒。

1988年元旦节早晨,天寒地冻。几声刺耳的枪声,打破了黄河岸边冬日的宁静,一场惨无人道的杀戮正在进行,两个人用两支半自动步枪袭击了白天鹅。随着阵阵凄惨的叫声和缕缕呛鼻的火药味,4只白天鹅在芦苇旁凄然倒下。得知情况后的高如意急忙赶到现场,情景惨不忍睹:4只白天鹅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两只受伤后正在痛苦挣扎,经抢救康复。两只因伤势严重,当天晚上就死了。当时的情景深深刺痛了高如意的心:这些白色天使究竟有什么错而惨遭毒手!

来年的一个冬天,高如意办公室的门被一位村民推开,“俺家的麦地里捡到了一只大鸟,你帮我们看看是啥来历。”高如意和村民一起前往,下了公交后还没等进村,就听到了一阵凄厉的叫声——是天鹅,凭借所学专业知识和经验,高如意准确判断。到了村民家,他发现天鹅的脚被拴在了树上,跟前撒着几粒玉米粒,此时院子里已聚集了好多人,高如意简单检查了一下,发现天鹅有些虚弱,需要带回动物园做进一步救治。但当他抱起天鹅起身走时,却被村民拦住。高如意以为是要索取报酬,不料村民只是担心地问了句:“治好后,我能去动物园看它吗?”高如意痛快地说:“随时都可以。”于是村民们取来蛇皮袋,挖个洞,让天鹅探出头,高如意抱起白天鹅一路赶回救治。

两次救助白天鹅的经历高如意至今难以忘怀。正是这两次救助,让他意识到了一个动物保护救助工作者应该肩负的使命和责任。

爱心回报:6只天鹅宝宝诞生见证生态传奇

高如意和同事们全身心投入救助守护白天鹅的行列。2009年10月,三门峡黄河湿地成立了天鹅巡逻队,组织人员分四班实施24小时不间断看护,防止有人对白天鹅造成惊吓和伤害。巡逻队人人配有对讲机、手电、望远镜、大衣等工作设备,负责白天鹅喂食、救助和保护工作。从此,高如意和同事们一直在白天鹅生存的这块湿地奔走。他为湿地保护给政府建言献策,为使母亲河畔不再浸染血腥而宣传法治,为受伤的天鹅包扎,为生病的天鹅喂药打针……

2015年1月,三门峡湿地出现H5N1禽流感疫情,管理处迅速成立天鹅禽流感防控突击队。高如意和突击队的8名同志一个多月没有回过家,冒着被感染的危险,一直奋斗在第一线。他每天早上6点起床,沿着青龙湖、苍龙湖全面巡查。每天早出晚归,沿着黄河反复巡视,一个肉夹馍一瓶矿泉水就成了午饭。一旦发现有死去的天鹅,高如意就要第一时间穿上防护服将天鹅尸体捡回,严格按照国家标准进行无害化处理。对于从湖里救上来的患病天鹅,每一只都采血样,采集咽拭子、肛拭子,做好白天鹅的疫源疫病检测工作,为白天鹅流行病学研究提供科学数据。由于高如意牵头研究制订的防治方案科学严谨,白天鹅禽流感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在防治工作中,与白天鹅亲密接触进行打捞、救护、无害化处理的所有人员,无一人感染H5N1禽流感病毒。

6只天鹅宝宝的出生成了高如意和同事们爱心付出的回报。2015年春天,经高如意精心救治,一对因伤滞留在天鹅湖中的白天鹅在苍龙湖一个四面环水的小岛上修筑爱巢。5月25日,这对天鹅“夫妇”顺利孵化出了7只天鹅宝宝,除一只夭折外,其余6只全部长大,并飞回了北方的繁殖地。这是迄今为止,白天鹅在黄河流域最南端成功孵化的首例,创造了白天鹅回迁史上的奇迹。出于溺爱和自豪,三门峡人为这对创造奇迹的天鹅“夫妇”起了一个十分温馨的名字——“美峡”和“肖城”。葳蕤的苍龙湖不仅深藏了“美峡”和“肖城”夫妇的爱情故事,也见证了黄河中下游白天鹅生态传奇。

收获美称:“天鹅爸爸”守护到底

三门峡黄河湿地六只天鹅宝宝在野外繁殖成功的消息不胫而走,轰动一时。人们也为救治天鹅、精心照料天鹅宝宝出生的高如意起了一个美称——天鹅爸爸。从此,“天鹅爸爸”高如意也自然成了这块黄河湿地救助保护白天鹅群体的化身。其实,对于高如意来说,“天鹅爸爸”不只是对他一个人的称谓,而是对所有关爱、保护救助白天鹅的人们的称谓,是群体,是团队,有众多的“天鹅爸爸”或“天鹅妈妈”才能形成保护绿水青山、蓝天白云的合力。

正是有了众多“天鹅爸爸”、“天鹅妈妈”以及广大市民的呵护,三门峡黄河湿地白天鹅和其他鸟类数量、种群急剧增多。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每年10月底至次年3月,都会有成千上万只白天鹅从遥远的北方来到三门峡黄河湿地栖息越冬。三门峡黄河湿地是河南省第一家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是一个以白天鹅资源为特色、以黄河及天鹅湖、青龙湖、苍龙湖为主体的自然山水景区。三月里的三门峡黄河湿地春意融融,天鹅湖已泛起新绿。随着白天鹅批次迁徙北飞,长期在此栖息的雉鸡、鸳鸯、红嘴鸥、苍鹭、喜鹊、野鸭依然在嬉戏,或在水中踱步、或在芦苇间穿行,一幅水天一色、悠然和谐的画面。

傍晚时分,一群群振翅翱翔的白天鹅,迎着一片片丹红似火的晚霞,或“一”字形、或“人”字形、或“V”字形,飞越浩渺的水面、浅浅的河湾、起伏的芦荡,执着地向目的地北飞。

高如意缓缓地登上湖岸,眺望“鹅去水阔”的湖面,遥想着白天鹅漫漫征途中飞越荒漠,河流,戈壁、山谷的艰辛,难免一阵惆怅在心头。但他更自信,春又去,秋再回,白天鹅两次迁徙,年复一年,始终如一。历经千辛万苦到达繁殖地繁衍后代,到了秋天,它们会带领幼鸟“拖家带口”一如既往再返回三门峡,因为这里有一群跟他一样始终爱护着天鹅的人,这里是它们温馨的家。(雒应良)

相关文章

河南省黄河湿地上的“天鹅爸爸”

3月13日傍晚时分,河南省三门峡黄河湿地春寒料峭,喧闹了一天的各种鸟儿渐趋平静。但位于黄河岸边的天鹅湖却异常繁忙,最后一批约300只左右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武汉30个高速路卡口开启“绿码通道” 不再附加其它手续

为了做好健康码的跨省无缝对接,从22日起,返回武汉人员都可以凭健康码绿码通行,不再附加其它手续。记者在武汉龚家岭收费站看到,进入武汉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当心!你的情绪是不是被“朋友圈幻觉”利用了

近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假新闻也随情境变化衍生出新的变种。其中,有旅游博主发现自己的照片被移接成广州女毒王,在网络上被大量转

来源:中国青年报

网游消费纠纷日渐增多 如何避免“宅娃”荒于嬉

2020年的寒假过得太不寻常,受疫情影响开学推迟,超长假期让不少家有神兽的家长们备感压力。安抚宅在家里的未成年人,绝非易事,智能手机等

来源:中国青年报

26万人围观的“N号房”到底是什么呢

韩国媒体3月24日称,韩国警方已决定,将N号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一个网名叫博士的年轻人送交检方时,会将其公开示众。这是韩国第一个因性犯

来源:中国青年报

武汉一4岁娃背诵《千字文》打健身拳 网友直呼“太萌了”

家住汉口解放南路的杨丽萍,最近把小外孙朱泰瑞一边背诵《千字文》一边打健身拳的视频发到微博,参加武汉市民居家健身线上推广展示活动,看

来源:长江日报

夜幕下的上海,大都市如何与野生动物共生?

您正在看这则报道的时刻,在上海,80台红外触发相机正日夜不停地记录着野生动物的活动和变化。相机的布置地点,包括了森林公园、植物园、动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8名发热乘客在河南信阳机场下机 血常规等检测均无异常

河南省信阳市政府新闻办举办的信阳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五场专题新闻发布会24日下午举行。信阳市人民政府秘书长张全胜回答公众较为关注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山西省启动黄河流域排污口排查整治

记者日前从山西省生态环境厅获悉:山西启动全面排查整治入河排污口行动,力争在今年7月底前完成黄河流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年底前完成全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水利部12314监督举报服务平台正式上线

12314,监督水利事,近日,水利部12314监督举报服务平台正式上线运行,开辟了电话、网络、微信三位一体的水利强监管新渠道。今年1月1日,水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